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> 校园创作
融汇千年 化古为我——书法微论
2019-04-15 15:17           来源:           发布机构: 【字体:   打印

第三工会黄荣茂

一、北京吴君川淮坚守文人书风,韵致清雅,不落俗套,从民间书风汲取养分,广益多师,远昭简帛古朴率真遗风,又与民国文人谢无量、今人郭子绪暗通款曲,日常生活、文人雅事俱入书,或可存世。

二、书道如美术,造形之艺也。一部书史,乃造型史。结体、线条、章法均为造型服务。线质看笔法,结体看慧根,章法看气度,一项新者可存世,二项新者可为大家,三者全新,当近书圣。

三、书者境界为大。女儿气不若丈夫气,丈夫气不若山野气,山野气不若山岳气,山岳气不若宇宙风,宇宙风不若混沌苍茫。大,古,拙,朴,厚,深,乃书家一生追求。

四、何绍基浸润汉隶六朝碑刻墓志凡几十年,一口吃着三代金文,一口吃着楷法,高管运笔,纵横潇洒,在颜字之后开了新境,行隶皆自家面目,有清三百年还得让他坐第一把交椅。

五、伊秉绶取法王杖诏书与荡阴里残石,逆入平出,删繁为简,篆法行笔,拙中见巧,走横画宽结一路,雄浑之气直追两汉。今人鲍贤伦也用其法,活化睡虎地汉简,多取篆法纵势,也开隶家新苑。

六、凡学书,不学楷书似没入门,然欲精楷书必通隶法,欲通隶书必通篆法,欲穷篆法必通金文简帛甲骨,得源头活水,方能言书道之奥。

七、学书如装修房子,先得选好毛坏房,书法养料越古越好,三千年的胜过两千年的,一千年的又胜过几百年的,越近源头质地越好,改造的空间越大。大师装修好的房子你来住住可以,拿来装修却困难。若成大家,要吞吐三千年。

八、"世界上有两个姊妹,姐姐生下妹妹,而妹妹又生下姐姐"。古希腊谜语揭示,日与夜相互依存,相互转化,正如书法中阴阳转化产生韵律,意境悠长。线为阴,点为阳,长线为阴,短线为阳,细线为阴,粗线为阳,内撅为阴,外拓为阳,方形为阴,圆形为阳,淡墨为阴,浓黑为阳,肉感为阴,骨感为阳。

九、书肇自然,这自然不是简单的点线相加,它是文人书写的整个世界,神与灵交汇,有节律韵味、有意境层次、摇动灵府的整个笔墨总和,它是生生不息的,回味悠长的,有无法言说的美妙,从这点来说,它应该是宇宙奥秘的形象表达。

十、字要写得高古、简约,意趣横生,大而重,深而美,不雷同,不琐碎,有韵味,通灵感物为上。

十一、方得厚为雄,力沛骨强为厚。骨法洞达,中通外透。气厚者,内在充实,结构天成。字要写得有份量,以气象浑穆、意态飞逸、和谐天成为上。

十二、学碑以取法空间关系,学帖以取法时间节奏,沃兴华先生作如是观。然伍登法师却认为本没有碑帖之分,只有阴阳之分,刻本为阴,纸本为阳,也是高见。经一番去粗取精,变造之、生发之、化成之,借古人智慧浇自家花园。

十三、仅仅为写得好,或老百姓说好,至多一年半载即可。书法,也即书道之难还不此,甚至写得和王羲之、颜真卿一样也不难,难就难在,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路,不同古人又不被古人打倒,放在书史长河里莹莹生辉。仅此一点,需要你用一辈子心血,成败利顿全由历史说了算!

十四、为艺者,素养、功力、才情三者俱备,方能思深行远、精微广大,法天象地,牢笼万物,腹中丘壑化为纸上云烟。嗜大草者,当根植篆法,深得古法精义,法古而出新,笔意畅达,极尽笔墨抒情之大观。

十五、囿于见识,能看到历代真迹者不多,精通书史者更是凤毛麟角。能悟道又具创新精神的大家,当立根传统又反传统,呵佛骂祖,嘎嘎独造,自立门户。思域无限,形式不一,有根有品有我之"丑书",或为通往创新之一途也。

十六、我读大千,始于喜欢,日久稍嫌不足,少些许醇厚。再细读,古少今多,直接取法东坡,或许画家时间宝贵,临池不足,书画难以得兼,略带匠气。若以宾虹比,则宾老胜出多矣。宾老与大千之差,可能要在书房里面找原因。法眼过人,方能手眼通天。

十七、素心、巨胃与辣手三者具备,方能眼高手辣肚量大,为艺为学或可成大器。眼高者,洞幽烛微,破迷除,穿透时空,直抵本源,手辣者千锤百炼化为绕指柔,心手相印,技道并进,怀巨胃者能容纳千江万海,怀抱千年,营养根本,融汇百家。

十八、书画家应该像蝉那样,四十载苦功,换来一丝荣光。临帖是存钱,创作是花钱,走穴作秀是透支银行卡。读书是存钱,体验是涵泳,写作是花钱。只练字不读书,好比驴子蒙着眼拉磨,原地踏步还以为千山万里。

十九、易曰:阴阳不测之谓神。神也者,变化之极,妙万物而为言,不可以形诘者也,故曰"阴阳不测"。又曰:夫易,广矣,大矣。以言乎远,则不御。神者即书家所谓机趣与神韵者也。

二十、四川洪厚甜走横画宽博结一路,初看胎息平原,再看颇似道州,又融入谢无量、赵之谦手札与何应辉隶家笔意,墨气苍润,意态憨厚,颇类其脸相,古雅而不甜熟,诚可贵也。然酷似何绍基一点,又为大家之忌。

二十一、王厚祥属免,与我同庚,居京门之侧,廓坊人氏。仕而后艺,常年行走于旭素之间,恒兀兀以穷年,将张颠素醉之连绵飞动与孤冷的八大冶于一炉,法眼独具,老树著新花。动而能静,也至高格。然若看其近期笔黑,似在章草上陶冶,不知可得宝耶?

二十二、书法的源头在篆隶,王羲之说,穷研篆籀,功省而易成。历代大家都在源头上用功,行也好,楷也好,大抵从篆隶变出来的,慢慢化出来的。楷在书体中最晚出,也最难写。掌握基本笔法后,写几年汉隶、简帛、金文、章草和魏碑,再回过来就可以自创一种楷字。

二十三、余以为,书道之奥在于捏碎古人、化古为我,取精用宏。沉得深,出得显。切勿捏碎自我,成为完美的古人,不存一丝自己。

二十四、小静生小灵,大静生大灵。一位岭南画家如是说。静与灵,东方美学之境界,含蓄内敛,清逸玄远之境也。

二十五、张胜伟以为势最基本,形是随意生发的,守法为书法的生命线,张言确是。字法既重形,更重势,写出态势、张力、天趣来,阴阳相生,虚实互补,动静相宜。

二十六、读书不易,选书尤难。随手翻开一本厚厚的当代书法批评卷,能读的不多,好东西少。尽信书,不如无书,信矣。然五千书史,不乏通家达人,可以细读、再三玩味也。

二十七、王冬龄孜孜于"乱书"凡四十载,至情至性矣。若立根传统,又引入西方视野,则乱书不乱,可谓别开生面了。丁酉之夏于中央党校见其牌匾,确有"童子功",但也有一股执傲气,线条上翘得厉害,少了温文尔雅,一如先生那张雕刻般的脸和乱书的张狂。至于先生创作机动的刻意安排,是否走火入魔,不得而知。然郭子绪先生又言,书法已经是世界艺术林中的一员,其独特性在于灵感到来时一挥而就,把瞬间变成了永恒,如杨凝式的韭花帖怀素苦笋帖,为油画雕塑所不能,不用以西方眼光看中国书法。书法的精华在于笔墨内美。诚然,任何先锋探索都无可厚非,只要艺术家是玩真的,真玩命,多元一些,多一点选择,总是好的。

二十八、沙孟海以章草为底,碑为骨,参以宋元行气,短锋翻笔为行为草,力压三山,气势开张,得海派书风之真谛,流风遗韵泽被当代。先生各体均能,榜书尤胜。可惜有三四分吴昌硕的影子。先生学人风骨,书生情怀,不媚时风,提携后人,有邱振中、陈振廉等得其亲炙。先生晚年告诫他的研究生,不可孤守一门书法,应旁涉文学、金石、文字学、哲学,发人深省,真有渡人之针。

二十九、天上有七星,一周为七天,民间有七年之痒之说。揆之于学书也然,大抵六七年功夫,或可达一高点。之后或因缺乏反思精神,不敢否定既有,或因书外功薄弱,多数人止步不前,引为终生遗憾。

三十、曾翔走民俗雅化一路,取法多元,从金文简帛秦砖汉瓦走来,开源别流,自有一番生气,比囿于一家一帖,拼命临摹要高些,至于先生提炼功夫不到火候,规律性的东西少,或为先生日后多加注意。王镛先生也走这一路,但才气要高,形成了自家面目,心仪王镛的曾翔当会感觉郁闷,恨铁不成钢啊!然而不管老曾成就如何,都为这热闹的书坛添加发酵剂,带来一份率真憨趣。

三十一、黄宾虹曰:学古之家,代不乏人,出蓝者无几。画事如斯,书事也如斯。参破古法,意在出新,而非东施效颦。

三十二、道法自然,法在其中。书友万里说知法反法,余然之,曰:吾无一日不学法反法。法者,法度也,规范也,古人之经验也,能不敬畏之?然时移景迁,揆诸大家师法而不为法囿,创新而勇于破法,坚质高华,一派天真烂漫。

三十三、揆之书史,大书家三个品质缺一不可:一曰善思,二曰善悟,三曰修心。善思则方向明,不落他人巢穴;善悟则化古为我,取百家之长,成一家之法;修心则虚静自生,书境阔大,心契古贤,与天地同俯仰。

三十四、惠能曰:佛性常清静,一行三昧,明心见性,于一切时中,行、住、坐、卧,常行直心。直心者,真如也。书家以虚静自持,发为笔墨,似佛家禅境也。外离相曰禅,内不乱曰定,是谓禅定。

三十五、吴昌硕言:"学我,不能全像我。化我者生,破我者进,似我者死"。可谓道尽学艺之奥。

三十六、隶变始于战国,下逮两汉,凡七百余载,周室衰微,诸侯争霸,文字嬗变,符号化与草化并行,庙堂与民间争辉,金文、简椟、砖文、瓦当、铜铭、封泥应有尽有,趋急应速,奇思妙想,蔚为大观,集书体之大成,书写性增强,奠定方块字构形之基础,堪称宝山,历久弥珍。

三十七、任正非说,全科医生要先当专科医生。欲成大家,真行草隶篆应五体皆通,笔法墨法章法当有看家本家,方能融会贯通,卓然大家。

三十八、书道一途,大抵有三境界:一曰写法,二曰写思想,三曰写境界。思精法备之后,若能修其身心,技进乎道,人书合一,如弘一、八大,素师晚年之化境。

三十九、善团结,又善开张,善挪善让,方断方连,张扬空间张力。

四十、于右任承清代碑学之风,冶碑帖于一炉,活笔活字,自成一体。碑书草写,以柔治刚,以简驭繁,气象宏博,以子昂之柔翰化墓志之刚郁,一洗六百年糜弱之风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Top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